定西市持续推进水土流失治理——陇中大地 千山一碧

定西市安定区石峡湾层层叠叠的梯田。新甘肃·甘肃日报通讯员 刘瑾

陇西县文峰镇桦林村景色宜人。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

经过多年的水土治理工作,定西市生态环境大为改善。图为定西市安定区安家沟流域。新甘肃·甘肃日报通讯员 刘瑾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

时至白露,秋阳煦暖。陇中大地,千山一碧。

20世纪50年代,这里是另一番景象:荒山秃岭,风来黄沙满天飞,雨来黄水滚坡流。曾经,定西市水土流失面积达1.67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82.3%。

水是生命之源,土是生存之本。留住了水和土,就留住了生命的希望和生存的根基。

七十余年的风雨兼程,这片大地上的人们依靠“三苦”精神和尊重自然规律的科学方法,让山河换了模样,蹚出了治理水土流失的定西之路。

空中俯瞰,安定区青岚山乡上环村境内的史家坪与东坡两座淤地坝,像字母M连接起打鹿村、榆林村和上坪村三个村庄,辐射3000余名群众。

走进上坪村,位于东坡坝左岸的定西海旺农业专业联合社苹果园示范基地占地11亩,每间隔9株苹果树种植一株海棠树。“这些海棠树主要用来授粉。”联合社理事长朱民说,“人们都说安定区种不了苹果,群众也不看好,现在有了精细化管理,可以试一试。”

精细化管理离不开水的浇灌。青岚山乡地处安定区东部,属中温带半干旱区。据定西市水土保持总站副站长陈怀东说,定西海旺农业专业联合社自筹资金建设的史家坪与东坡淤地坝是全市最先引进民营资本建设的两座淤地坝。是尝试,也是探索。

有了水,便对当地农业发展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朱民介绍,如今合作社带动当地种植高原夏菜100余亩、中药材200余亩,还发展起牛、羊养殖业,群众增收渠道实现了多样化。

淤地坝不仅在滞洪、拦泥、蓄水等方面起到显著作用,而且部分地方还以坝带桥,发挥桥梁和道路作用,为当地带来一定的社会与经济效益。

青岚山乡上坪村村民张雄国有着切身体会:“淤地坝没打通时,我到相邻的打鹿村亲戚家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下雨天和下雪天根本走不成。现在建了坝,就等于通了路,20多分钟就到亲戚家了。”

如今,定西市建成各类淤地坝共379座,像颗颗星子一样洒落陇中,总库容11330万立方米,可拦截泥沙3908万吨,有效减少了入黄泥沙。此外,全市建成的淤地坝已接通乡村道路2000多公里。

生于1977年的田永霞从小有个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在平整的地里种田。

田永霞是安定区巉口镇剡家川村人,身为家中长女,很小便开始干农活。“小时候田地是陡地,不小心就会摔一跤,我曾经因为驱赶吃庄稼的牛,从山腰滚下来,摔晕过去了。”田永霞说,“因为是陡坡,水土流失严重。我们说是‘三跑田’,跑水、跑土、跑肥,收获粮食少得很。”

千百年形成的沟沟壑壑并没有阻挡住定西人与百万亩荒山作战的勇气和决心。

“我们5点起床上山修梯田,一直干到晚上9点多回家。月色好的时候就着月光干,不好就点上煤油灯。”田永霞的讲述,似乎又把人们带回那个充满激情的年代,“陡地不长庄稼,我们这么下苦修梯田就是为了能多打粮食,吃饱饭。”

一天又一天、一代又一代,定西人将旱塬陡坡改造成了层层梯田。举目四望,一派绿意。这片翠色,让人心生敬意。

截至2020年底,定西市兴修梯田736.38万亩。梯田修到哪里,道路就通到哪里,为农业机械化、产业化发展提供了基础条件。数据显示,梯田地中种植马铃薯的亩产量较坡耕地净增2至5倍以上。

如今的定西,已初步形成了“梯田+马铃薯” “梯田+中药材”“梯田+畜草”“梯田+小杂粮”等多种种植模式,推动农业生产由广种薄收的传统种植向精耕细作、集约高产的现代农业转变。

田永霞的梦想成为现实。她于2013年成立定西市铂源农民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2000余亩,带动群众种植马铃薯。“现在地好了,技术新了,我们合作社采用旋式覆膜施肥技术种植,亩产通常可达到5000斤。”田永霞说,“今年我们合作社流转的土地纳入高标准农田建设的范围内了,打算好好种植马铃薯。”

小流域治理,可谓定西市水土保持工作的又一张亮丽名片。

定西市水土保持总站站长侯艳龙介绍道:“定西市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统筹乡村环境整治与小流域综合治理,立足各县区小流域实际,实施一批生态清洁小流域示范项目,建设排水沟、拦沙池等小型水利水保工程及美化工程,积极推进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

“山顶造林戴帽子,山坡种草披褂子,山腰梯田系带子,山下建棚围裙子,沟底打坝穿靴子。”——这是定西水保人总结的小流域治理模式。

通过小流域综合治理,陇西县文峰镇桦林村实现由“脏、乱、差”的贫困村到全省优秀乡村旅游示范村的蝶变。

“原来是‘人没厕所猪没圈’,村里的水沟是臭水沟,沟道里的垃圾随处可见。一下雨,没法走路。”已嫁到桦林村8年的张静说。

陇西县水土保持站站长何建忠告诉记者,按照“梁、峁、坡、沟”综合治理,“田、林、路、渠”配套实施的思路,桦林村实施清洁型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完成沟道治理2748米,生态护岸1158米,生态护坡绿化面积4176平方米,增加林草植被覆盖率12.5%。如此,不仅实现了生态效益,每年减少水土流失量1.9万吨,而且为发展乡村旅游提供了基础保障。

仲秋的桦林村,愈发清丽,生态休闲木屋、垂钓池、人行栈道、青少年户外素质拓展训练营等游玩设施一应俱全,通过“村集体+公司+农户”的模式,发展起了农家乐和休闲旅游。村内还引进社会资本,建有山泉水厂和酒厂。

小流域治理,让桦林村变得山清水秀,一方好水土正在致富一方人。

1994年出生的温立强是陇西县菜子镇人,曾经在天水市麦积区经营一家农家乐,看到家乡变了模样,2021年春节过后就把农家乐开到了桦林村。

“我的农家乐吸纳了12名群众务工,大多数是桦林村村民,人均月工资2800元至3000元,比县城务工高出二三百元。”温立强说,自己也到周边市县不断学习,进一步提升农家乐的服务能力。

据桦林村专职书记李斌介绍,乡村旅游的发展带动了土鸡、鸡蛋等土特产销售,现在大家都有事可忙。

2013年全村人均收入不到3000元,2020年人均收入达9800元左右。“现在桦林村有37户家庭购买了小轿车。”李斌说。

桦林村229户人家全部吃上了乡村旅游饭。2020年,乡村旅游景区共计接待游客6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60万元。2020年1月,桦林村被亿博手机端app下载安装评为“国家森林乡村”;2020年5月,桦林村被省文化和旅游厅评为“全省优秀乡村旅游示范村”。

“桦林村最大的变化在于村民观念的转变。”何建忠说。大家从“要我发展”变为“我要发展”,精气神十足。

饮水思源。“欲见山河千里秀,先保大地一寸土”“致力水土保持,共建生态桦林”等字样被镌刻在景区的石墙或石头上,道出了桦林村乡亲们的心声。

按照植被覆盖度、造林保存率、年土壤侵蚀模数、治理程度、水土保持率、人均纯收入等不同指标,全市市域内流域分为精品示范流域、可提档升级为精品的流域和其他流域,其中精品示范流域11条、可提档升级为精品的流域12条。定西市初步走出了一条规范化、集约化、科学化发展之路,促进了农村经济发展步伐,县域特色经济发展显著增强。

在定西水保人行列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把青春奉献给这里的山与水,把理想铺展在这里的千沟万壑中。为了绿满陇中,再造黄土高原的秀美山川,他们熬白了头发,终其一生,只做一件事——定西水土保持的科学研究。

翻开一本沉甸甸的《定西水保科研60年——纪念定西市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60周年文集(1956——2016)》,可以读到水保科研人几十年筚路蓝缕的艰辛和从不言弃的开拓历程——

1954年,黄河水利委员会为协助甘肃省中部地区开展水土保持工作,成立了定西水土保持工作推广站;

1955年,定西水土保持工作推广站将安家沟确定为重点治理小流域,当时以农户为单位,发动群众培地埂、打腰埂、挖地坎沟、打水簸箕,实施零散的田间工程和推行串堆子、垄作区田等水土保持耕作法,治理坡耕地;

1956年8月建成的安家沟水库是定西第一坝,坝高20.5米,库容35万立方米,1957年蓄水……安家坡大队在水库旁边办起养鸭场,整个库区入春以后就碧波荡漾、鹅鸭嬉戏、蛙声四起,每到冬日,一马“冰”川,银光闪烁,景致宜人;

1963年6月,一场降水量101.4毫米的特大暴雨造成洪水翻坝(安家沟第一坝),坝顶最大水深0.4米,持续50分钟,在柠条林的保护下,土坝免遭溃决,可算是土坝史上的一个奇迹;

1994年2月,定西地区水土保持科学试验站更名为定西地区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

2009年,定西市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被评为全国水土流失动态监测与公告项目先进单位;

……

发展到今天,定西市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共取得科技成果40项,其中达到国际先进水平5项,国内领先水平15项、国内先进水平12项。由科研所单独完成的小流域地形小气候、土壤水分特征及治理措施对位配置研究成果达国内领先水平;协作完成的水平梯田试验研究项目,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时下,科研所内6亩左右的欧李育苗实验基地内,欧李果挂满枝丫,一颗挨一颗,密密匝匝。

科研所所长陈瑾随手摘下一串说:“这种果子含钙量较高,根系庞大,有很强的保水固土作用和抗旱性能。”

2015年初,科研所从山西省引种欧李,选择在不同立地条件下进行栽培和拦蓄效益试验。栽培的欧李成活率达到85%以上,生长旺盛。

水保科研人的工作场所不只在办公楼内,更在每一座山坡与梁峁上。在海拔2100米的安家沟流域水土保持监测点中,有一座建于1979年的小平房。“这是我大学毕业刚上班时工作的地方,”陈瑾说,“我那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每天凌晨2点、早上8点、12点以及晚8点这四个时间段记录数据。凌晨2点的数据就是为了同格林尼治时间同步。别看我们站不大,但是和国际接轨。”说完,陈瑾笑笑。

屋内,依旧摆放着当年科研人曾经使用过的天平、烘箱、观测仪器等。陈瑾说,现在的设备先进多了,实现了自动化记录数据。他告诉记者:“2018年,甘肃农业大学有4名非洲留学生和1名巴基斯坦留学生来安家沟流域做论文研究,把定西的雨水利用、集流技术、地膜覆盖技术和梯田技术带回到非洲大地和南亚地区。”陈瑾的脸庞上满是自豪感。

在定西水土科研人眼里,一切成绩属于过去,他们的每一次科研都站在新的起点。

截至2020年底,定西市累计完成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面积10205.51平方公里,治理程度达57.1%。从“平沙莽莽黄入天”到“水光山色与人亲”,陇中人民走出了符合当地实际又富有定西特色的水土流失治理之路。

生态文明建设,定西,永远在路上。

分享:

博亿国际娱乐app下载-首页